女性

虽然在澳洲华人史初期女性数目极少,但女性一直在这段历史里扮演着重要角色。这里所说的女性,不仅指早期来到澳洲的少数女子,也包括了留在家乡的妇女们。她们身为母亲、姐妹、妻子,尽到了照顾公婆,抚养孩子的职责,心里期盼着丈夫从遥远的澳洲回家来。另外,除了来到澳洲的华人女性以外,也有欧裔白人女子嫁给了中国男人,以及少数带着孩子去到中国村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女性。

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,绝大部分在澳洲工作生活的男性都是返乡娶妻的。这很大程度上是传统习俗也是奉父母之命,而严苛的移民限制条例,又让他们携妻来澳洲的愿望变得前所未有的困难。性别数目的极大差异,不管是“男主外”的传统观念,还是由于澳洲法令限制造成的,都能在1911年的联邦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得一清二楚,当时澳洲男性人口达21,032人,但数据里只记录了801位和妻子一同住在澳洲,还有6714位男性登记配偶是住在中国的。

身为华商和店铺老板,比较有可能把妻子从中国带去澳洲,也更有机会娶住在澳洲少数的华人女性或一半有华人血统的女子。而华工们除了返国婚娶外,另一个选择就是和非华籍女性结婚,或者同居。这些“异族通婚”原则上在澳洲或中国都不受到大众同意的眼光,但是从1911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选择了中西联婚。

贯穿整个20世纪在澳洲建立家庭,意味着有很大一部分的澳洲华人生活在一个白人自以为是“白澳”的国家,而严厉的移民法名正言顺的给了白澳政策立足之地。尽管如此,有部分家庭依然持续往返于中澳之间与中国的故乡保持联系,即使其法令原本是为了阻止更多中国新移民,事实上已归化澳洲籍的华人却也身陷移民法令的限制下。

详细资料请看 …

Advertisements